变革中的领导力,弗戈传媒集团尼古拉斯•弗莱施胡特
2022-10-18

















尼古拉斯•弗莱施胡特,1990年生,在阿沙芬堡长大,曾在维尔茨堡大学学习日耳曼语言文学和数字传播,并于2014年获得学士学位。2015年到2017年,他在维尔茨堡媒体学院参加了数字产品管理的培训生项目。接着,他进入位于维尔茨堡的弗戈传媒集团担任数字业务经理。该集团主要生产行业纸质媒体和线上媒体。2022年初,他升任生产和业务发展总监,负责产品的数字化发展,创造年营业额2500万欧元。



回顾过去两年的时候,尼古拉斯•弗莱施胡特说:“我们以不错的面貌从疫情中走出来了。” 这句话指的不仅是他从2017年开始服务的弗戈传媒集团,也指他负责的团队。这家总部位于维尔茨堡的专业媒体集团主要为各行业生产纸质媒体和线上产品。在这里,弗莱施胡特一步步地稳扎稳打。这位生于黑森州的青年说:“我的目标从来不是在职场晋升,而是做出好产品。我为我们设计和研发的产品感到自豪。”。从2022年初开始,他作为生产和商业发展总监负责战略核心产品的数字化研发,例如数字化内容平台,求职平台和B2B市场调研。


混合型工作方式的新职场
对32岁的弗莱施胡特来说,公司文化非常重要,构成了他事业版图的基础。他认为“弗戈有一种‘相处文化’。我的个人发展只有通过团队和公司环境才能实现。”就算身处领导层,他也可以享受灵活的工作时间和办公室/居家相结合的办公方式。“是新冠疫情推动了办公方式的转变。没有一个企业会在今年初决定让大家都回办公室工作。”混合型工作使新的合作方式成为可能。工作地点不受限制之后,新同事开始从德国全国各地加入这家在全球拥有约700名员工的企业。

灵活的工作对他来说也意味着可以在星期五上午坐在露台,在鸟鸣啁啾中接受采访。或者下午骑自行车把一岁半的儿子从幼儿园接回家,而他身为教师的太太则可以在学校安心工作。晚上孩子睡下后,他再坐回办公桌前处理一些工作。虽然兼顾家庭和工作从来都非易事,但有了灵活的工作地点和弹性的工作时间,克服这一难题就变得容易了一些。

“这样一来,与同事的沟通就变得非常重要。” 弗莱施胡特说。从午休之后喝咖啡时的几句聊天到与16个同事一起做几个月的项目。公司鼓励大家多沟通,并建立了创造更多沟通机会的工作流程。“只要积极投入,有想法,都可以放手去做。在这里,年轻人不会被困在某个部门。”弗莱施胡特初到公司时就已经了解,并一路伴随他走上了正确的职业之路。


与维尔茨堡的联结
弗莱施胡特曾在维尔茨堡大学攻读日耳曼语言文学和数字化传播专业。在大学时就开始接受职业培训。他在法兰克福的一家物流创业公司积累了初步经验,当时他负责制定市场和沟通战略。不久之后,他回到故乡维尔茨堡,并于2015年在维尔茨堡媒体学院参加了一个数字产品经理培训生项目。弗莱施胡特回忆:“在结束弗戈传媒的培训时,我就知道:我一定要进这家公司。”2017年10月,他如愿进入弗戈传媒,担任数字商务经理。这是一个新职位,负责汽车杂志如《kfz-Betrieb》《汽车工业》和《旧汽车实践》的数字业务,制作新闻简报,开设和运营社交网络账号。“其实我对汽车一点也不感兴趣,今天还在等无人驾驶班车的App上线呢。” 弗莱施胡特说到这里特别开心,“但汽车这个主题还是比外墙技术或者厂房建设容易理解多了。”再说汽车行业是覆盖面最大,营业额最多的行业。

从一开始,公司开放的沟通文化就对他特别有吸引力。仅仅两年后,随着新业务领域的发展,他就作为企业发展经理接管了编辑和产品的战略发展。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团队中的等级制度是否有必要?在成为商业拓展总监之后,他继续升任产品和商业拓展总监,切身体会到了扁平化管理结构的好处:“我在过去两年中建立起了13人的团队,我很快就有了领导这支团队的正确感觉。我并不是远坐在千里之外的经理,年轻一代的商业领袖生活在透明的沟通当中,将目光投向未来。”公司乐于投资创新,新的产品研发领域在疫情期间已经建立起来,与主题相关的就业市场平台在2020年就已启动。


学习领导力
弗莱施胡特参加了集团内部为期六个月的领导力课程“newleader@vogel”,为他将面临的新挑战做好了准备。去年夏天,他自己进修了MBA课程。他对“市场研究”这个课题抱有特别的兴趣:“我们的编辑部对专题非常了解,知道目标群体看重什么。再加上我们的行业专长,我们可以为广告商提供高度有针对性的市场研究。这个独特卖点是无可匹敌的。”同时他深信:“转变还远远没有结束,这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他想发挥自己在弗戈传媒集团的作用,去呈现和推进一些重要的主题,不管是在硬性还是软性的商业因素上。


关键词
日常的灵活: “维修工人要来,孩子需要我,周末要去大采购,当这些事情堆在眼前急需解决的时候,能够灵活掌握工作时间比必须提前两周报备要强多了。”

硬核: “以前我在音乐上花了大量的时间,在一个朋克摇滚乐团担任吉他手。不到18岁就组织了不少音乐会,还经营过一个乐队,出过两张专辑,开了三场巡演,在四年中演出两百多场。这些在我的个人发展中非常有帮助。”

媒体狂人: “我一直都对媒体有很大的兴趣。刚工作时,一想到未来能做播客和网页,我就觉得兴奋不已。私底下我还是最喜欢阅读印刷品:最喜欢的是《明镜周刊》和《时代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