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殿里的反叛者 Tino Schlench
2022-07-12


















卓越青年奖 Börsenblatt Young Excellence Award,由德国《书业周刊》携手书业协会集团组织评选。2022年第九届评选的10位提名者已经公布,目前正在进行广泛的票选,获奖者将于7月下旬揭晓。除了收获一份肯定和荣誉,获奖者还将得到多个内容丰富的职业培训机会和更广泛的行业资源网络。从这里开始,我们将陆续介绍几位有趣的书业青年。


宫殿里的反叛者 Tino Schlench
2021年度卓越青年奖获得者,青春叛逆、身份认同、东欧文学


Tino Schlench拥有一个Instagram账号,专注推介东欧文学,并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文学宫”(Literaturpalast)。尽管小众,但他在此期间跻身德语世界中最成功的图书博主之列,并荣获2021年卓越青年奖。其职业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而是一个不断向上求索的过程。

Tino Schlench用其经历证明,文学也可有反叛意味。如今,Schlench个人在互联网上因“文学宫”而为人熟知,名下有颇受读者和听众喜爱的Instagram账号、博客和播客节目,并同时开展多项合作。他将自身对东欧文学的热情投入到这些多种多样的内容创作平台和形式中去,而前方探索仍长路漫漫。



文学作为反叛

Tino Schlench成长于乌克马克县辖区一个仅有200名居民的村庄——他平淡地将其称为“面积最大村庄”。“年少时,我时常感到非常闭塞”。在这样的环境下,文学是一种逃避的方式。而他开始阅读则是出于其他原因:“我出身于一个工人家庭,童年里也像其他小朋友那样爱看电视。在家里,阅读毫无一席之地,也几乎找不到书的影子。我踏入文学领域从本质上来讲是青春期叛逆的一部分。”因此,徜徉在城市图书馆的书海中,也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特立独行。“这是一种朋克摇滚的态度,尽管无关朋克,也无关摇滚”,他浅笑着讲到。“喝酒或抽烟没什么稀奇——而阅读反而会。”

起初,他在没有引导的情况下阅读,看到什么就借什么书。知名度和知名奖项为他提供了参考方向,这使他在十七八岁时就接触到了托妮·莫里森或君特·格拉斯之类的作家,某种程度上也让他的阅读体验觉醒了。“我曾经全然天真地认为,小说中只谈严肃之事,人物皆贤良淑德,同幽默绝缘——但后来开始阅读才意识到:哦,原来性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其中,人物千疮百孔,互相辱骂或是残杀。还是有点东西的!”


欧洲,向往之地

然而,对Tino Schlench来说,除了他最初的阅读经历以外,他在千禧年前后因中学交流同美国印第安纳州一个浸信会家庭的接触,也对他影响颇深。“自那以后,再也没什么能真正震惊到我”,他笑着讲道。“我怀着冲破藩篱的希望——结果来到了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甚至更加逼仄的世界”。美国对他来说仍然是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共同体”,正如他所表述的那样。近15年后,他将重新踏上这片土地,作为访问学者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作。这两年首先坚定了他对自己出身的认同——“我意识到我身属欧洲,我心向往欧洲。”

高中毕业后,他于2003年开始在莱比锡学习文化学与日耳曼语言与文学,一年后转学到柏林。23岁时,因伊拉斯谟交换项目来到了维也纳。日后回忆起来,这是他“生命中迄今为止最美好的一年”。“令人兴奋”,Schlench情绪高昂地谈到,“我住在一个左翼行动主义的房屋项目里,这使我在政治上也活跃了不少。”期间,他开始更多地接触酷儿女权主义理论。“我们读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从福柯到巴特勒。当然,是否真正领会,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我的理论基础是在那时打下的。”毕业后,他几经辗转又回到了这个城市。2015年至2018年,他在维也纳大学当代历史研究所担任研究助理,从事科学史和性别史领域的研究。即使在其大学供职结束后,他仍心属奥地利首都。


东欧文学——小众市场?

作为一个从未真正亲历过东德的东德孩子(柏林墙倒塌时Schlench时年6岁),Tino Schlench对东德文学的浓厚兴趣由来已久:“它让我有机会了解我险些错过的生活”。他将自己的关注点扩大到整个东欧文学,也要归于当年在维也纳生活的缘故。在那里,古老的多瑙河君主制以及邻近巴尔干半岛的地理位置发挥着重要作用。此外,这位旅行爱好者时不时会在东欧国家呆上几周或几个月,例如在波兰、匈牙利或格鲁吉亚。“但我想强调的是:我不是专家,我并不会讲这些语言。我是通过自身兴趣从阅读中获得了相关知识。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2018年8月,他在Instagram上创建图书账号。自那时起,他对东欧文学的关注就相当明确。“当时,已经有很多探讨文学的博客和社交媒体账号。而我徒然搜寻东欧。不幸的是,该地区遭遇了许许多多的冷漠与无视。”尽管来自东欧的文学被认为是小众作品,但正如Tino Schlench所指出的,它非常多样化。这就是为什么他用否定回应了经常被问及的问题,即他会否因为关注如此小众的文学从而限制自己。“东欧拥有一片非常辽阔的疆域。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在“文学宫”上展示了来自近30个国家的书籍——长篇小说、诗集、散文和游记。我并不觉得被束缚住了手脚。恰恰相反,仍有许多东西有待发现。”



居于宫殿

谈到文学宫,这个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是对前东欧集团科学文化宫的讽刺。这些宫殿一度熠熠生辉,而现如今有些地方早已破败不堪。”还有一点应当注意:“我身居宫殿,但我并不同宫殿本身划等号”。这意味着Tino Schlench在其频道上分享的私人信息相对较少。尽管如此,他的帖子仍有一种富有表现力的个人风格。这一点从他文字的配图开始就得以体现;有时它们是Schlench与艺术家或博物馆合作共同创作的。“我介绍的书往往是相对而言不那么知名的。这就需要配上一张抓人眼球的图片,尤其是在Instagram这一平台上。从某种意义上讲,图片就是标题”。有时要花上好些天,他才能想出一个好创意,并将其付诸实施。

和配图一样,他的文字也有很高的辨识度,往往不单单是书评,而是对每一本书内容及风格的犀利探讨。“我并不想同传统媒体竞争,而是找到自己的形式与风格。即使人们没听过这本书,也许甚至并不想读它,这些文字也应当发挥些作用。理想的状况是,它们能够娱乐消遣”。如他所愿:“文学宫”现在在Instagram上有大约9500名关注者,还获得了2020年图书博客大奖(den Buchblog-Award)。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重新起航

甲方客户没有忽视他的内容创作质量。当他结束维也纳大学的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失业状态时,Tino Schlench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闯出了一片天地。2020年起,他为东南欧文学网站Traduki制作了月更播客节目,为Instagram频道BooksUp!制作了若干视频,为维也纳众多图书馆与博主Linda Dreier(@pagesonpaper)共同组织了一个数字阅读协会。自今年5月以来,他供职于维也纳TEXT/RAHMEN出版社媒体与节目策划部。此外,他还担任了大大小小的朗诵会及图书推介会的主持。

如此向前行进:今年夏秋两季,Tino Schlench将作为对外关系研究所的项目研究员,观摩在乌克兰举行的子午线切尔诺夫策(Meridian Czernowitz)国际诗歌节,紧接着他将作为国际记者项目奖学金获得者前往布加勒斯特。他是首个获得记者奖学金的图书博主。如此一来,他对东欧文学的热情付出与投入如今算是得到了经济上的回报。他在今后也将继续坚持下去。“文学宫的重心在东欧”,Tino Schlench坚定地认为。“我不想冲淡这一特色。通过这样的方式,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得以互相融合、趋于完整且贴近真实。”一个直爽的反叛者。


关键词

中东:“涉及到方向问题时,我大抵是相当坚定不移的。第一次在耶路撒冷逗留期间,我就立志要在这个最迷人的城市生活一遭。不久后,我相继在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及特拉维夫的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实习。我深深着迷于这个国家,然而我的希伯来语却一塌糊涂。”

维也纳咖啡馆:“咖啡馆是一个奇妙的场所,是我第二故乡里我特别钟爱的事物之一。没有音乐在扬声器中的回荡,人们可以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工作、阅读或是与朋友谈天说地。咖啡的品质很高,而价格也鲜少低廉。”

大蒜:大蒜是我的心头最爱。我喜欢遵循的使用原则是:多多益善!我非常乐意为朋友们下厨,我希望他们甚至在几天过后还会因为我的热情好客而开心愉快。


关于个人
Tino Schlench,1983年生于勃兰登堡州的普伦茨劳,在莱比锡和柏林修文化学和近现代德国文学。自2015年以来,一直生活在维也纳,于2018年8月创建了Instagram账号“文学宫”(Literaturpalast),并拥有与之相关联的一个网站(literaturpalast.at)和一个播客《文学宫音轨——东南欧故事频道》(Literaturpalast Audiospur - Geschichten aus Südosteuropa)。受雇于维也纳TEXT/RAHMEN出版社,同时在主持、播客节目及社会媒体管理等领域从事自由职业。


原文链接:
https://www.boersenblatt.net/news/young-professionals-news/tino-schlench-rebell-im-literaturpalast-187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