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根•博思与安德里亚斯·罗策的对谈
2021-05-26




















在以下与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的对谈中,罗策分享了自己成功的出版故事。他提出“出版是呈现真实的一种形式。独立出版社要想通过书的品质来建立信任,其实只有一次机会。”


岳根•博思(Juergen Boos),法兰克福书展主席

安德里亚斯 • 罗策(Andreas Rötzer),出版人,其领导的马蒂斯&塞茨(Matthes & Seitz)出版社是一家位于柏林有着深厚文学传统的中型出版社。2004年罗策成为该社的出版人,其出版及经营成果丰硕,在德国书业及国际出版圈获得不少赞誉。2017年罗策被《图书市场杂志》授予“年度出版人”荣誉。马特斯&塞茨出版社更是在2019和2020年两次获得德国年度出版社奖。2020年“德国图书奖”的大奖作品出自该社,还有多部文学、非文学作品均在近年获得多项德语图书奖项及提名。



博思:您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出版人身上一直挂着市场的输液瓶。这话该如何理解呢?

罗策: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那类能获得补贴的出版社,必须靠市场、靠销售来获得资金。我们取得的所有成功也都又投资到新书上了。另一方面,我也可以自由地去做那些不赚钱,但对我们整个的出版计划非常重要的书。如果我们能够把预期稍微调整一些,其实也能在经济上取得不错的成绩。


博思:市场是可以塑造的,或者说可以创造的吗?

罗策:我们的“自然博物”(Natural Histories)系列就是靠创造市场获得了成功。正中时代精神是可遇不可求的事,需要运气。理想状态当然是有某种创新方法,能保证取得市场成功。我们的“有趣的智慧”(Joyful Wisdom)书系反响也很不错,可以说这个系列也创造出了一个市场。


博思:我注意到一些出版社部分地接受赞助,但这刚好是你们想避免的,是吗?

罗策:像“自然博物”这个系列,制作成本是极为高昂的,但我们有幸得到了公共基金的慷慨资助。这笔钱帮助我们把风险降到了最低,这个系列才得以出版。但我认为,只有经过市场的检验,图书的质量才会有所提升。这当然意味着更高的风险和更大的努力,而且是长期的。可一旦松懈,把出版社按照“为艺术而艺术”那样的理念去运营,那将会是非常危险的。我总是把出版看作一种政治行为,因为我们是要在公开场合表达和阐述的。我们不仅想要,而且必须让我们制作的内容接触到一定的受众。我们想做的书不是孤芳自赏,而要具有某种社会相关性。


博思:您是哲学博士,但您事业的起步却是在出版社做会计……

罗策:我以前还学过精神病护理,这对我做出版还更有帮助……(笑)。哲学学位对现在的工作其实没什么用,但我的会计知识却很有帮助。1999年,阿克瑟尔•马特斯(Axel Matthes)招聘会计,我就来应聘了,因为我想在出版社工作。面试时,我用自己不算高明的会计能力成功地说服了当时的会计大姐,让她觉得我能胜任这个工作。然后她就放心退休了,我就这样接下了她的工作。


博思:为什么会想要到出版社工作呢?

罗策:最早是在大学读文学和哲学著作的时候产生了这个想法。后来,我在一家古董书店工作过很长时间。这段经历非常重要,它让我领悟到了书的品质究竟体现在什么地方,令一本书特别有价值的是哪些因素。比如一批遗产中有100本书,其中只有5-10本能通过筛选,被收入古董书店。这样就很容易看出,其实人们生产了多少废料。有了这个背景,我给自己立下的目标就是,我做的书到三十年、四十年之后依然有价值,值得进入古董书店。这是我做书的指导原则。比起发行人,我可能更像个隐藏的古董书商吧。


博思:重要的是,书能留传下来?

罗策:是的,我们创造的不是消费品,不是可以使用的或者可以替换的,而是能留传的东西。这话听起来好像口气很大,但对我来说,书不是用完了事的,而是可以一再输送进市场的,因为书的保质期极长,不管是物理上,还是内容上。这也是我希望柏林马特斯 & 塞茨出版社的书达到的水平。


博思:您在我们刚才谈到的两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接下来有什么大计划?

罗策:我们今后几年要做一系列以中国为主题的书。这肯定是一个新的主题,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


博思:关于中国的社会政策,还是……?

罗策:有中国文学,也有关于中国、甚至整个亚洲的书,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我自己也要学习很多东西。


博思:要想找到这方面的专家,不会很难吗?

罗策:我2012年第一次去了台湾。那时候我才知道,亚洲不仅在经济上非常重要。在文化、社会方面也极为重要,但在我们的文化视野中根本没有得到足够的展现。但我自己非常感兴趣,于是把这部分内容加入了出版计划。专家的确非常难得,得通过各国的人脉引荐。


博思:您如何确定选题和作者呢?

罗策:过去八年,我尽量每年去亚洲考察,与作者、出版社和各种机构见面。到去年(2019年),一直都进行得比较顺利,这里也要感谢法兰克福书展。我们首先需要有热情的译者,他们经常能给我们一些很有帮助的建议。同时,选题的工作也不能完全仰赖汉学家,因为他们的着眼点往往跟我们很不同,也不太了解我们的需求。


博思:我想再请您讲讲您与作者的关系。您是先确定选题,再找到作者,还是先注意到作者,再发现他写的主题?起头的是出版社还是书本身?

罗策:这是一种相互作用。我们的书和书系可能无意中释放出了某种信号,会吸引来一些主题和作者。我自己也经常在想,我怎么会突然收到这些令我眼前一亮,迫不及待要去了解的稿件。这是怎么发生的?整个的出版计划能很好地描绘我们的取向。


博思:所以出版社有一种灯塔的功能,或者说就像是一座航标灯。

罗策:是的,很多书都是在与作者或译者的交流中聊出来的,有时候还能与他们一起发现新的作者。


博思:但您不光出版年轻作者的作品,比如约叔华•格罗斯(Joshua Groß)和雅各布•诺尔特 (Jakob Nolte),还出版已经出过书的作家,比如2020年获得德国图书奖的安妮•韦伯 (Anne Weber )。这让我注意到,贵社有一种让作家重获关注的力量。约叔华•格罗斯也是这样,他也曾经有作品出版,但来到你们社,突然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罗策:我也很希望这是一条定律,但其实每次都是一场新的冒险。如果说某一个出版项目比较成功,那可能与我们建立起来的信用相关,也与我们的其他作者相关。把各种作者和作品聚合在一起很重要。我们出经典作品,有新作者,也签有经验的作者——他们一个照亮一个,接二连三地进入公众视野。这就能让那些不是很知名的作者重新被发现。


博思:您的出版计划中,翻译作品多吗?

罗策:大概有一半是翻译作品,最近少了一些。我们每年做100-120种书,其中大约40%-50%是翻译作品。这个量不能算少了,挺多的。


博思:在英语国家,翻译作品很受鄙视。这些书很贵,很少有人愿意买。但在德国完全不同,在纯文学当中大概有30%是翻译作品。

罗策:而且这不是单向的,我们卖到国外的版权也相对较多。尤其是哲学书和文学书,近几年成绩还是不错的。这也要归功于我们的国际网络,尤其是借由法兰克福书展建立起来的关系。


博思:我会把您的话转告法兰克福书展,它听了一定很高兴。安妮•韦伯的(《安妮特,一部女英雄的史诗》)版权在国外卖得怎么样?

罗策:现在是2020年底,已经售出了十个版权。


博思:翻译她的书应该不容易。

罗策:要想把作品的多层次性完整地呈现出来可以说相当有难度。对翻译是个很大的挑战。但目前进展不错,我们还希望这部作品被翻译成更多的语言。


博思:我想再提一下柏林马特斯&塞茨出版社的一项特色:贵社在公共文化生活中非常活跃,每年都举办夏日节。这种社群的概念现在已经成为出版社文化的一部分了,是吗?

罗策:是的。我接管出版社的时候,奥地利出版人,天才的木雕家、钢笔画家克里斯蒂安•坦豪泽尔(Christian Thanhäuser)带着自家烤的面包、一大块熏肉和一箱红酒来到柏林,对我说,咱们把在柏林认识的所有人都请来。这就是夏日节的缘起。


博思:作为独立出版社,在销售、与书店的沟通方面,您是如何与那些大集团抗衡的?你们面对的情况这些年有所改变吗?

罗策:我有一些在大出版社工作的非常要好的朋友,比如蕾吉娜•卡梅尔(Regina Kammerer),约纳坦•贝克(Jonathan Beck)。他们真的是非常出色的同行,我也经常跟他们交流。这也反映出,出版业跟工业界不同,起主导作用的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而是一种令人非常舒服的合作。此外,我们的行销在过去的十到十五年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小型独立书店在销售我们的书。我们从来没有跟连锁书店合作过,那些连锁门店至今将我们拒之门外。我们依靠的是独立书店和他们个性鲜明的选书,非常值得信赖。


博思:对你们来说,报纸的文艺副刊有什么作用?

罗策:文艺副刊很重要,因为它会吸引作者。我们也可以通过副刊让我们的主题在社会上造成更大的影响力。


博思:你们如何直接地接触到读者,靠什么获得认可?

罗策:出版社绝对不能失去的一条准则就是:我们代表的是真实的一种形式。小型出版社要想建立信任,其实只有一次机会。让读者建立对品质的信任,这一点我们在过去几年成功地做到了。


博思:罗策先生,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原文链接:www.buchmesse.de/en/news/juergen-boos-conversation-andreas-rotzer


马特斯&塞茨柏林出版社每年出版约100种图书,以德语、法语、俄罗斯文学出版闻名,许多著名哲学家作品也在此社出版。近几年,自然和人类学方面的著作也成为该社的出版重点。2016年,出版社开始将中国内容作为新的重点,出版了数本由著名汉学家译介的有关中国的图书。在马蒂斯&塞茨出版社,罗策策划出版了大量非虚构类文学,包括一些当代文学作品以及《有趣的智慧》(The Joyful Wisdom)系列理论丛书。2013年起,他还与茱迪思•夏朗斯基(Judith Schalansky)一起推出了《自然博物》(Naturkunden)系列图书。出版社官网:www.matthes-seitz-berli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