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繁荣(下)
2020-08-07




















从目前童书出版的趋势来看,非虚构类图书无论在形式上还是文本表现方面都有新的发展。知识是很酷的,并且正在以更酷的方式被包装起来。为了帮助大家在这片出版物的新丛林中找到方向,我们带来德语童书出版热门趋势的一些综述。

本文作者:克里丝蒂娜·帕克斯曼(Christine Paxmann) 童书作家,《驴耳朵》(Eselsohr)杂志出版人。

精彩的非虚构类图书

目前,德语童书出版商正在挖掘丰富的知识宝藏,非虚构类图书涉及从科学到哲学、民主到人类学、生命循环到正弦曲线以及个人传记到其它方面的广泛主题。

在更为传统的非虚构类系列中,MINT的主题非常具有代表性:例如《物理》(Physik)、《爱因斯坦》(Einstein)和《宇宙》(Universum)(均为Tessloff,8+),深奥的《环境保护》(Umweltschutz)(Ravensburger,8+),同样清晰、全面的解释了一个复杂的过程。这种传递知识的方法是永恒的,其设计也有很长的“保质期”。儿童和青少年非虚构类主题变得越来越专业化,这可以从《犯罪侦查》(Kriminalistik)(Tessloff,8+)或《看见你的身体》(Schau in deinen Körper )(Beltz&Gelberg,4+)中均可窥知一二,其信息的深度近乎是医学化的。书中的硬知识甚至能使成年人受益。

当涉及到哲学时,出版商的清单为所有主题的书籍都腾出了空间,从幸福和寻找意义到悲伤和应对悲剧,应有尽有。使这些图书变得不同寻常的往往是插图和文本的巧妙交织——《幸福》(Glück)(Carlsen,11+)就是这类插图书籍价值的最好体现。

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趋势是现实生活榜样的优秀传记文章的数量——无论是图画书、非虚构类图书还是选集。通常我们无法明确定义这些书属于某一种特定的类型。而且它们也不明确的针对一个特定的年龄段,《强大,今天的叛逆者》(Stark. Rebellinnen von heute )(Thienemann, 12+)就证明了这一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到了目标读者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就开辟了新的流派:面向所有年龄的非虚构类图书,这会带读者进行一次视觉和文字的冒险——一次真正的发现之旅。新的标准更加美观,并且拥有大胆的设计和外形。全方位的信息和全方位的阅读——出版商用不同寻常的概念回应年轻读者,他们对书的期望远远不止与两个封面间的故事。信息、图片和描述都是为早期课程量身定做的书籍的特色,比如《尼维奥,无所畏惧的研究鼠》(Nevio,Die Furchtlose Forschermaus)(Arena,4+)。


无障碍阅读?

对识字率的研究表明,一些小学生缺乏一定的阅读理解能力,他们无法理解自己正在阅读的内容。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样的:语言能力欠缺,父母的支持不足,对阅读能力的期望过高。多年来,出版商一直在为缺乏自信的读者开发更易阅读的书籍。这些图书常常以系列和专题的形式出现,尤其旨在吸引男孩,如《三步学阅读——最美赛车故事》(Die schönsten Rennfahrergeschichten)或《阅读狮子——空间站上的警报》(Alarm auf der Weltraustation)(均为Loewe,6+)。出版商也在推出更多阅读结构简单的图书,但这些图书的主题设计旨在吸引年长些的读者。“狮子,哇!”(Loewe Wow)是对“数字原住民”的新阅读习惯的回应,其中《柯尼布斯》(Cornibus & Co. )和飞去冒险的蝙蝠文森特 (Vincent flattert ins Abenteuer)(Loewe,9+)是其中代表——一种介于图像小说、漫画书和桥梁书之间的图书形式。这种书通常是由小片段的文本组成,并与网络和智能手机的元素相结合,形成一种独特的文字和图片语言。


关于阅读的阅读

短小、有意义的文章段落、清晰的词汇、严格的语法——将所有这些重要元素整合成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需要作者有丰富的经验和技巧。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版社越来越重视投入精力提高儿童的阅读能力——在过去,这个任务一直由家庭和学校承担。但阅读艺术的提升符合出版商的自身利益。出版商目前采用的创造性方法在《万物循环》(Es geht rund )(Beltz&Gelberg,6+)中得到了例证,这本书可以被几个孩子同时阅读:它成为了一种移动的光盘。

出版商也在其它领域寻求创新方法。以一种有趣和吸引人的方式创作的关于如何阅读的图书是一种元阅读的形式,这种类型甚至可以吸引非常年幼的孩子。叙述和阅读技巧以及强调和表现建议旨在使阅读变得更加有趣,这点在《大声读》(Lies mal vor )(Carlsen,9+)一书中生动地呈现出来。

以照片为特色的故事书是吸引更多读者的另一种方式:它们打破了阅读障碍,使故事更容易阅读。《洛蒂和多蒂》(Lotti & Dotti),一个关于小马的故事(Coppenrath,6+),读起来更像一部电影,因为照片是读者非常熟悉的媒介。插图要求读者更加专注。

许多带插画的非虚构类书籍也瞄准了新的受众。它们介绍有趣的人物,探索道德的问题,解释环境问题,促进公平与合作,就像在《你究竟什么样?》(Wie siehst du denn aus?)(Beltz&Gelberg,9+)一样。

也许这就是儿童读物的新未来:打破体裁的界限。创造看待世界的新方式。并贴合广泛的阅读能力。从基础的理解能力到文学象牙塔。激动人心的时刻就在前方——无论是在图像上还是在文学表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