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说什么青少年媒体了!
2020-03-23



















每个人都在谈论大V们和“Greta一代”(译者注:以瑞典环保女孩Greta为代表的的一代青少年)。是时候采访一下我们书展的同事亨德里克·赫利格(Hendrik Hellige)先生了。因为他正带领着团队准备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打造一个针对年轻人的全新展区。

采访人Frank Krings为法兰克福书展公关经理,被采访人亨德里克·赫利格(Hendrik Hellige)为法兰克福书展少儿与视觉文化部总监


除了书展专门为儿童媒体开辟的“法兰克福儿童”(Frankfurt Kids)展区之外,你还想为13至25岁的青少年设立“法兰克福新生代”(Frankfurt New Generation)这样一个新的展区。原因是什么?

亨德里克:这方面的变革早就发生了,年轻人现在完全在自己的社会中行动:在过去的十年中,青少年对媒体的使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借助于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他们可以同时进行媒体内容的消费和生产。可以说,他们是产消者(生产者和消费者合二为一),而不是媒体消费者——YouTube、Instagram、Twitch和TikTok(抖音)等平台也正是因此得以在这个群体中获得巨大成功。“smombie”(手机僵尸)的说法实在是大错特错——就是把他们说成是被动消费的“smartphone zombie”(智能手机僵尸)。青少年当然一直在参与塑造自己的环境了,这正是成长路上的核心。但是,如今他们的创造力和网络化程度已完全不同。我们可以看到影响力极大的青年大V们通过他们巨量的网络作品创造出的奇观。此外,他们还对气候变化、正面接受身体(Body Positivity)、饮食与营养、心理健康和可持续消费行为等话题越来越感兴趣。我们正是想通过法兰克福新生代展区为这样一代年轻人在法兰克福书展上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你怎么看这一代年轻人与出版业之间的联系?

亨德里克:这个问题只需看一下Wattpad电子书平台就知道答案了: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上传自己创作的最喜欢的故事和人物的同人小说(Fan Fiction),甚至还有一些完全以自己为主角的故事。可以说,他们所创作和消费的正是能感动自己的故事。他们是内容行业的新参与者。所以,当我们说到Wattpad上的同人小说、书评博主们(BookTubers)的文学评论、Twitch在线阅读或Instagram上的图书挑战时,请别再说什么“青少年媒体”了。这不是成年人为满足年轻人而创作的内容,而是年轻人自己创作的。这种年轻人自己主导的定义权对整个行业——包括我们书展——都是一个挑战。出版油管博主的小说以及儿童评论家的作品、与大V们进行市场推广合作是出版商迈出的第一步。2019年,我们通过法兰克福青年故事(Frankfurt Young Stories)写作大赛以及其后出版的文集,为青少年一代献上了一份心意。2020年,我们将通过法兰克福新生代继续把这一块做大。届时,我们将举办一些由书评人等参加的热烈的小组讨论和研讨会,广大业内人士也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最后让我们谈一下文学吧。青年文学发生了哪些变化?

亨德里克:在过去的15年中,年轻人读的畅销书主要是类型文学(译者注:“类型文学”是指题材明显相同,受众群体相对固定的文学创作形式),比如超自然浪漫小说、城市幻想小说等。但是,新一代的年轻人也想读自己关心的并且与我们的社会息息相关的话题,如:气候变化、女权主义、种族主义、大V文化、LGBQT(非异性恋)社群的体验,而且他们更为偏爱来自其同龄人的作品。最近出版的作品非常清楚地反映出了这一发展趋势。因此,我们也正在为法兰克福新生代开发一些相应的产品。我们希望为他们提供一个属于自己的平台。因为这些年轻人不仅是图书行业的未来,而且是整个世界的未来。



原文链接:
https://www.buchmesse.de/news/lass-uns-bitte-nicht-mehr-von-jugendmedien-re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