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女性力量——多样、遍布全国、帮助事业成长
2020-03-06

德国“书业女性”协会(www.buecherfrauen.de)的主要工作是建立联系、交流信息和经验、发布招聘和工作信息,同时在图书行业中代表女性利益。在全德有15个地区分会,分会可以自主决定工作重点,组织各类活动,如专业讲座、文学远足以及聚餐聚会等。定期举办的导师论坛和导师项目将初入行的新人与经验丰富的前辈联结起来。过去几年,导师项目在慕尼黑、柏林、斯图加特、汉堡、科隆、法兰克福六大出版城市及几个城市群多次成功举办。

1990年受“英国出版业女性”(WiP)的启发,德国“书业女性”协会在慕尼黑成立。30年后,这个遍布全德的行业网络已经拥有900位女性会员。在协会庆祝30岁生日之际,德国《书业周刊》采访了七位女性,请她们讲述自己与“书业女性”协会之间的故事。


瓦雷斯卡•汉策
2008年成为会员,现为自由职业翻译,教师和作者。在德国文化理事会中,代表“书业女性”和德国文学大会做促进性别平等的工作。
“我在2008年决定作为自由职业者开始我的翻译工作。当时,我刚结束了多年的学术研究生涯,亟需一个能够使我在书业扎根的新圈子,以便我在初入这个行业时迅速开展工作。这样的人际网络我很快就在“书业女性”中找到了。这里有来自图书行业几乎所有领域的女性,快速而并不繁琐地为我提供了很多机会去熟悉行业规则和行业结构。除了个人和职业上的好处之外,协会对妇女权益的关心从一开始就吸引了我。我加入的时候,正赶上协会发表关于书业女性工作条件的调查报告,这立刻让研究政治学出身的我找到了与这个协会的契合点,让我愿意全身投入其中。在成为会员之后,每一条关系线都让我获益良多,并且使我确信,与“书业女性”一道,来自“书业女性”,为了“书业女性”,每一次参与和投入都是非常值得的。”


安雅•罗什
贝尔茨出版集团媒体与公共关系负责人。
“我是1998年加入“书业女性”的,但真正对这个协会有比较深入的认知,是在我参加导师项目的那几年里。那真是一段密集投入且有收获的时间!后来,我开始更多地“介入”,促成了一个地区分会重新焕发活力,参与制定协会的指导原则,并作为跨地区的媒体发言人为“书业女性”服务。所有这些宝贵的经历不仅在工作中对我帮助很大,对我个人的发展也助益良多。
当然了,有机会尝试新事物只是加入这个协会的原因之一。我也十分欣赏这里坦率真诚的交流氛围。我不但能找到与自己工作内容类似的从业者,还能广泛接触图书行业中其他领域的女性。这些如交响乐团般丰富多样的行业知识对我当时在小型出版社的工作非常有用。而且,在这里还能认识有趣的人,参与有意思的话题,并且能认识其他的圈子。”


安东尼娅•舒尔茨
刚完成比较文学和企业管理经济学的硕士学业,正在申请她在图书行业的第一份全职工作。
“我在2016年成为了一名“书业女性”。出于什么原因呢?最吸引我的是协会的活动,因为在那里总能遇到有趣的,特别棒的同行。其实,我最早是通过导师项目知道这个协会的,那一年让我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作为刚进入书业的新人,我通过跟前辈的交流,以及参加地区分会的各种有趣的活动,对这个行业有了系统准确的认识。也要感谢我们的邮件交流平台,让整个协会成为了一个很好的交流中心,会员提出的问题都能得以解答,信息也能随时沟通。我认为女性之间互联互助是非常重要且有意义的——协会的女性主义思想今天看来依然引领时代潮流。”


苏珊娜•马丁
1976年至2018年一直在书店工作。1992年加入“书业女性”,曾担任斯图加特分会负责人。2000年倡议建立女性高管群组,2018年被评为年度书业女性。
“书业女性”协会的一个指导原则是“这个行业是女性的”。可惜这在文学和出版界还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为了改变这一点,“书业女性”做出了三十年的努力。在经历了略显混乱的最初阶段之后,“书业女性”已经发展成为专业网络,为会员提供各种各样的交流机会,努力达成协会的目标。我一直热衷于参与协会的工作,因为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私人生活上,我自己都从中收获了很多。在脸书、推特这些社交网站出现之前很多年,这个协会就已经能够帮助我将视野拓展到书店业以外。在与书业各领域的女性结识、交往的过程中,我也收获了很多真挚的友谊。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如果没有“书业女性”,我的书店生涯一定不会像如今这样丰富精彩!”


西尔克•魏尼格
西尔克•魏尼格文学经纪公司,坐标慕尼黑。
“我加入“书业女性”的时间是1992年。那时候,我在出版社当助理,有个很麻烦的老板。我当时很想知道,其他在出版社工作的女性是不是也有与我类似的经历。现在,我依然是“书业女性”中的一员,并且十分享受。因为我通过地区性的和跨地区的活动非常全面地了解了我们这个行业,并且对厌女行为非常敏感,清晰地看到了女性在行业结构上的劣势。
此外,协会常常交给我激动人心的任务,这些任务让我结识了业内许多优秀的女性。例如不久前去世的布丽吉特•阿克斯特,她在1999年将她的文学经纪公司交给了我。还有文学翻译卡伦•诺勒,我和她一起在2010年创立了“第五版”(edition fünf,一个专门出版女作家作品的品牌)。此外,我还是十九年的协会教练组成员,这是我在生命中特别值得记住的一段时光。同样难以忘记的,还有“书业女性”学院组织的那个传奇的语言工作坊,在叙尔特岛上,还附带普拉提课程。”


玛丽安娜•艾普尔特
在莱比锡“文字与策略”中担任编辑、审校、文案和组织工作。2013年加入“书业女性”,2015年加入JVM, 2016年加入自由审校协会。
“对我来说,加入“书业女性”是一个顺理成章的决定。我想在出版业工作,而这是一个由出版业的女性组织起来的网络。当然还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似乎还有一点女性应该团结起来的信念。
也许我可以用两件事来描述这种感受。当时我在寻找一个实习职位,于是我在搜索栏输入了“Volontärin”(女实习生),我并不期待得到很多结果,但没想到屏幕上连一个搜索结果也没有。一条招聘信息也没有。当然,是我输错了,应该输入“Volontär”(男实习生),这才是能找到搜索结果的关键词。
另一件事是逐渐累积的。我点开的几乎每一家出版社信息都显示着相同的人员结构:在出版社里工作的女性非常非常多,但就是在“出版社领导”一栏很难找到她们的名字。
我当时想,为什么是这样,将来是不是还会如此。“书业女性”协会凭借自身的广度和深度,能够对上述两件事提供答案和众多的讨论。”


艾美莉亚•加嘉尔斯基
自由职业翻译,地区分会负责人,“书业女性”理事会第二主席。
“作为自由职业翻译,我本来只想多认识一些业内人士,拓展人脉。但在2015年第一次参加了在康伯格举办的“书业女性”年会之后,我才发现,这里能够提供的远不止这些。年会当中,会员们热情的接纳和那些有趣的对谈都令我深受鼓舞,并且获得了一种归属感和团结感。“书业女性”倡导的男女平权这个议题也深得我心。这个目标还尚未达成,我也把这项事业当成我自己的任务,希望把它传递给年轻一代的女性。究竟如何才能引领社会和政策上的变革呢?没错,正是通过这样一个由各行各业、有着各种经历的女性组成的庞大的人际网络来实现。“书业女性”就是我的网络,因为它接纳我、帮助我、激励我、用各种信息滋养我,并且一直在身后支持我!”


更多关于协会
年度主题: 从2008年开始,“书业女性”每年都确立一个主题,围绕这个主题在内部和公开场合开展集中讨论,并通过这些讨论确立”书业女性”年会的口号。此外,每年还会有一位女性被授予年度“书业女性”的殊荣。这个奖项旨在褒扬在图书行业为女性做出杰出贡献的女性(例如,主要聘用女性员工,为女性写作,或特别扶持女性写作的女性)。年度“书业女性”可以是“书业女性”的会员,也可以不是。颁奖仪式每年在法兰克福书展 的WiP聚会上举行。获奖的女性同时获得“书业女性”协会颁发的荣誉会员身份。
书业女性学院则面向图书行业的所有女性提供各种培训:冬天在法兰克福-塞克巴赫的媒体校园,夏天在叙尔特岛,还有E-学院提供在线课程。除了培训之外,跨地区的专家对话也是一项重要工作。在图书行业有固定工作的在职者和自由职业者,不论年龄,不论从事何种工作,都可以参与。学院是2007年参照卡伦•诺勒的文字工坊建立的,最初采用互动式学习方法,后来发展成为“海边的文字与身体工坊”,继而成为“书业女性”协会的夏季学院。
全额会费为每年125欧元。学生/未从业者/低收入者的年费减半,为63欧元。想要资助协会的女性,可以自愿缴纳高于以上标准的会费。

来源:德国《书业周刊》www.boersenblatt.net
链接:Frauen stärken - vielfältig, bundesweit und gut für die Karriere
译者:李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