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图书市场非虚构类新书年度盘点
2020-02-22

尽管非虚构类图书在德国图书市场上仅占不到11%的份额,但从销量来看,最近几年来,这类图书的地位已经越来越重要。尽管政治、社会和商务日渐成为新兴的非小说类主题,但占据畅销书地位的依然大多来自指南类和饮食类主题。

从市场表现来看,书的内容越复杂,读者选择购买纸质版的可能性就越大——大家也有这种感受,就是品质越高的非小说类图书,其电子书的销量越小。所以,如果主题恰当而合乎时宜,非小说类图书在书店里的上架时间也可以坚持很久。对于德国的非小说类出版商来说,这意味着最重要的是找到并留住有潜力的作者,并尽早发掘相关主题——甚至需要自己开发。

从畅销书排行榜来看,兰登书屋(Random House)出版集团有10本书跻身于2019年的精装非小说类畅销书榜,是德国出版社中在这一领域收获最多的一家;其次就是有8本书上了非小说畅销书榜的霍尔茨布林克出版集团(Holtzbrink-Gruppe)。从畅销书排行榜、多项图书大奖的颁发对象以及主流媒体的书评中,我们可以发现2019年德国读者重点关注的非小说类图书都有哪些。

关于饮食、自然、教育以及个人成长的非虚构图书

精装非小说类畅销书榜 前十名中,有三本书是关于饮食的。去年最畅销的新书——巴斯·卡斯特(Bas Kast)的《饮食指南》(Der Ernährungskompass)就是一本饮食类图书。书中介绍了根据科学研究所筛选出来的一些真正健康的食品。安德烈亚斯·米哈尔森(Andreas Michalsen)的《食疗》(Mit Ernährung heilen)介绍了“实践和研究的最新发现”,提供了可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有针对性的饮食安排及饮食禁忌。安妮·弗雷克(Anne Fleck)的《脂肪,我来了!》(Ran an das Fett)则希望帮助读者改善营养和健康状况,告诉大家“如何轻松地利用健康的脂肪来强身健体”。

凭借对自然话题的探索,著名畅销书作家彼得·渥雷本(Peter Wohlleben)的作品长期稳居畅销书榜,其多部作品也已被翻译成中文。在本年度畅销书排行榜排名第五位的就是沃勒本2019年的新作《人与自然的秘密纽带》(副标题为洞悉人类的7种感官,树木的心跳以及植物是否具有意识的问题。(Das geheime Band zwischen Mensch und Natur)。看来,现在的书名越来越长了,这样有种一目了然的效果——在彼得·渥雷本的新书中,书名也可以说是够明了了:这本书是关于人与自然的关系、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以及人类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保护植物的重要性的。记者美珂•温尼姆斯(Meike Winnemuth)的《在自己的花园里》(Bin im Garten)也非常受读者欢迎。表面上看,这是一本介绍园艺经验的书,教门外汉一些园艺技巧;但实际上,作者在这本日记中跟读者分享的是自己对很多问题的看法。气候主题作为当前热点也吸引了相当一批读者,比如佛雷德里克·奥托(Friederike Otto)的《愤怒的天气》(Wütendes Wetter)。这本书阐释了极端天气事件与气候长期发展之间的关系。

在教育类题材中,可以找到几乎可以解释所有问题的书,比如迈克尔•温特霍夫(Michael Winterhoff)的《德国让人变笨:教育系统如何毁掉孩子们的未来》(Deutschland verdummt)就是一本颇具吸引力的新书。这本书受到了普通读者的广泛欢迎,虽然书评家们却不怎么买账。《法兰克福汇报》副刊作家及教育专家约尔根·考博(Jergen Kaube)的作品则得到了书评家更好的评价,虽然书名看上去也颇具批判性:《学校对孩子们来说太无聊了吗?》(Ist die Schule zu blöd für unsere Kinder?)。

销售数据还显示,年轻人买书时喜欢追逐属于自己的时代潮流,比如《德国游戏播客MontanaBlack的电竞人生》(MontanaBlack: Vom Junkie zum Youtuber)就有让不怎么读书的年轻人重拾阅读的魅力。MontanaBlack是德语区最著名的游戏播客马赛尔•艾瑞斯(Marcel Eris)的网名。在这部自传中,他剖析了自己如何从一名失业的瘾君子转变成一位在视频网站YouTube和游戏直播网站Twitch拥有数百万粉丝的成功的游戏播客。这本由“世界”记者丹尼斯·桑德(Dennis Sand)代笔的书非常简单,字体很大,充斥着一些逻辑错误,也可能只有MontanaBlack的粉丝们才欣赏得来。

经济、政治、气候和危机

事实表明,那些有着喧嚣书名的书——比如书名预言灰暗的未来、给读者带来一些恐惧感,更容易找到愿意掏钱的读者——尤其是书里还能提出解决方案的。举个最畅销的例子——马克·弗里德里希(Marc Friedrich)和马蒂亚斯·魏克(Matthias Weik)的《前所未有的最大危机》(副标题:经济、政治、社会。人们现在该如何保护自己的钱袋子(Der größte Crash aller Zeiten)。这本书是两位作家合出的第五本畅销书,与现在流行的危机文学/崩溃文学可谓无缝衔接。曾大卖近50万本的《大崩溃来临》(Der Crash kommt)的作者马克斯·奥特(Max Otte)也推出了后续作品——《世界系统大崩溃》(Weltsystemcrash)。这一类型的作家们试图以更为简单的语言总结经济金融生活中的复杂信息,对未来进行一定程度的预测,顺带向读者推荐一下自己所管理的基金。

还有很多新书涉及社会和政治变化、对生存的恐惧以及德国现状——因为2019年是柏林墙倒塌后三十周年。贾娜·西蒙(Jana Simon)的《压力下的德国如何蜕变》(Unter Druck. Wie sich Deutschland verändert)就是这类作品之一。该书通过对当前问题——如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选择党(AfD)的崛起、经济发展形势以及德国人对中产降级和生计困难的恐惧——进行长篇论述而独辟蹊径。书中的主角是作者多年来跟踪采访的六个人,包括一位来自慕尼黑的对难民有所怨恨的老人护工,一位受大众汽车柴油危机影响的来自德国施瓦本地区的工程师及其家人,还有社民党前国务秘书约克•阿斯姆森(Jörg Asmussen)和选择党党团主席亚历山大·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等政客。来自科隆的心理学家斯蒂芬·格里华德(StephanGrünewald)在新书《德国人在想什么》(Wie tickt Deutschland)中,用颇具街头小报风格的文字指出了德国人的“不安”,“煽动”了人们的不满情绪。在作者的眼中,生活在德国这样一个富饶国度的人们对未来却充满了恐惧,并且感觉社会也失去了凝聚力。

德国当代著名社会学家亚明·那塞希(Armin Nassehi)的新书《模式》(Muster)写的是现代人对数字化的态度。他的主要观点是:数字化的历史比我们通常认为的要久远得多,因为“只要我们提到数字这一概念,无非就是通过技术手段让数字彼此关联,将世界以数字的形式‘翻倍’”。这是第一次有人提出世界可通过数据“翻倍”,而要想构建具有高级复杂功能的系统,就需要充分认识结构和模式;一个社会在功能上越有差异,就越有必要用数据来映像其结构和模式。作者写道:“产生数据处理的不是计算机,而是民族国家的中央集权部门、城市规划运营部门、还有迅速为众多公司、消费者和城区提供商品的需求。”而且,按照书中所述,18世纪的时候就存在大数据了。那时,专业管理人员开始测量世界并对人类的行为进行分类。

丽莎·赫尔佐格(Lisa Herzog)的《拯救工作》(Die Rettung der Arbeit)描述了工作形式的变化以及工作公平问题。作者的观点是:工作是与人类和社会息息相关的事务,而不仅仅是赚钱的手段。作者倡导为所有人建立统一的法律和社会规则,而反对将这些规则留给市场自发形成。不过,有评论指出,很多公司可能已经准备好与作者进行论战了。卢茨·拉斐尔(Lutz Raphael)广受好评的《钢铁和煤炭消亡后》(Jenseits von Kohle und Stahl)是社会分析和历史类作品中的另一个很好的例子。这部作品写的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西欧——特别是英国、法国和德国——的工业化变迁中的工作演变史。内容可以简要总结如下:20世纪70年代,西欧许多国家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调结构冲击;旧工业的工厂消失了,数百万的工作机会流失了,曾经繁荣的城市陷入了危机,新的社会问题占据了政治议程。但是,已被工业化深深影响的人们该何去何从——他们的工作、职业生涯和居住的地方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西欧去工业化的历史尽管已经成为过去时,但其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而获颁2019年莱比锡书展大奖纪实文学类奖项的哈拉德·贾纳(Harald Jähner)的《战后那十年》(Wolfszeit)是一本内容非详尽的书,可以说详细描述了德国人的战后心态。

柯内莉亚•柯佩池(Cornelia Koppetsch)在《愤怒的社会》(Die Gesellschaft des Zorns)中指出,右翼民粹主义在德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日渐强大,因为有一些社会群体感受到了自己社会地位的下降。民粹主义可以理解为对物质和非物质地位丧失的抗议。她的书一开始受到了广泛好评,后来却遭到了剽窃指控——该书曾被提名巴伐利亚图书奖非小说类大奖,但在颁奖期间,陪审团却将该书从提名名单上除名,因为这本书中有些句子是整段地从其他作家的作品里摘取的,但却没有进行引用说明。针对这一指控,作者承认在书中引用的地方犯了“技术错误”。最终,巴伐利亚图书奖被授予杨-维尔纳·穆勒(Jan-WernerMüller)的《恐惧与自由》(Furcht und Freiheit)一书。这是一本好评如潮的书。书中,作者提出了一种保障各个社会群体,包括“弱势群体”的基本权利的自由主义思想。

自2018年底以来,德国著名杂志《明镜周刊》(Spiegel)陷入了新闻造假丑闻。这起丑闻是被明镜周刊的一名临时工记者胡安·莫雷诺(Juan Moreno)发现的。去年,莫雷诺出版了《上千行谎言》(Tausend Zeilen Lügen),对此事件进行了剖析:他在与同事克拉斯·雷洛蒂斯(Claas Relotius)的合作中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并且进一步发现,后者曾发表在《明镜周刊》以及德国多家知名报纸和杂志上的很多获奖报道中的大部分内容是杜撰的。

引人深思的几部作品

关于哲学史的书能吸引大量德国读者,尤其是当这些作品能以简单明了的语言分析复杂问题时。德国时代周刊专栏作家沃尔夫拉姆• 艾伦伯格(Wolfram Eilenberger)在《魔术师时代》(Zeit der Zauberer)一书中记述了维特根斯坦(Wittgenstein)、本雅明(Benjamin)、卡西尔(Cassirer)和海德格尔(Heidegger)四位哲学家的经历和成就。畅销书作家理查德·大卫·普列斯特(Richard David Precht)的作品现在已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今年,他出版了关于19世纪和工业化时代的全四卷哲学史的第三卷《做自己》(Sei du selbst)。尤尔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也出版了新作《也谈哲学史》(Auch eine Geschichte der Philosophie)。全书共两卷,深入探讨了哲学的任务这一问题。这是一部沿着信仰和知识的演进过程进行论述的哲学史,阐述了西方哲学是如何慢慢脱离与宗教的统一并世俗化的。

洛萨·穆勒(Lothar Müller)的《弗洛伊德的物件》(Freuds Dinge)分享了作者在精神分析方面的一些深入观察和独到见解,获得了广泛的好评。书中,作者探讨了弗洛伊德是采用什么语言工具来构建潜意识理论的,构成弗洛伊德和他的病人们的生活世界的现实中的东西在潜意识理论的发现和构建过程中又发挥了什么作用。他研究了人们生活世界中的事物——即很平常的日常物品、新技术的发明、现代商品世界的品牌商品和艺术品,以及弗洛伊德著名的古玩收藏爱好——在精神分析学发展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悬疑小说作家瑟巴斯提昂·费策克(Sebastian Fitzek)还出版了一本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写的书。这本书的灵感来源于作者为人父之后的感受和想到的问题:如何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孩子们。这一思考的结果就是《爬树的鱼》(Fische, die auf Bäume klettern)一书的问世。书中,作者汇总了自己对一些人生问题的想法,这些问题包括: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如何找到幸福?从失败中能学到什么?如何与周围的人相处?还有一本在畅销书排行榜上排名第22位的书,也是一部引人深思的作品——多丽丝·德里(Doris Dörrie)的《生活·写作·呼吸——来写作吧》(Leben Schreiben Atmen. Eine Einladung zum Schreiben)。这是一本关于自传式写作的书,书中为读者提供了一些关于写作的指导,鼓励人们自觉地感知自己的生活,关注自己眼前的事物,找回自己可能已经丢失或遗忘的东西。在危机文学的包围中看一下这种充满睿智、对世界和生活进行冷静分析的书,也挺好的。

本文作者:Leonie Weidel(魏妮妮)
译者:姜传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