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有声书热潮
2019-10-08


有一些书迷对有声书的评价并不高,其实这很不公平。与十几年前相比,有声书早已不再是内容简化的音频和广播剧了。像Audible这样的有声书巨头制作的有声书不仅有专业的朗读和数字化加工,也有不少新出版的书目可供选择。有声书的目标读者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在新的有声世界创造出了新的玩法。


“听书时间”调查显示全时段趋势
Audible (亚马逊子公司——语音娱乐、信息、教育节目的销售和制造商)在2019年初对用户听书时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声书消费者不仅钟情于所有品类的书,而且听书的时间分布在一天中的各个时段。这个结果有些令人意外,因为在全世界范围内,人们一般都要从早上工作到下午。但是许多职业是可以在工作时听书的,例如长途司机,工厂工人,园艺师——他们随时都可以一边听书一边干活。

2017年,在预估的3000万目标群体当中,只有1900万人在听书。在书目选择和听书时间方面,读者们的选择也各不相同。八岁以下的儿童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他们听书的时间集中在22点之后的入睡时间。六岁以下儿童的的听书高峰是20点左右。在Audible平台,收听管理指南的高峰一般在7点至8点间。职场人士在上班路上听,希望提升自己的职业技能。

2019年的有声书市场
目前德国Audible的用户可选择的德文和英文书达22万种,其中除了各种类别的书之外,还包括音频连续剧和播客等自制产品。出版社通过平台制作本社的有声书,邀请专业的演播人和演员来播讲。这当中,广播剧和有声书的区别是很明显的。

理想的有声书是对一本书的场景式的朗读。一部500页的长篇小说,例如史蒂芬•金的作品,大概会被制作成10小时的有声书。10小时的听觉享受大致可以等同于自主阅读的体验。对于读者,或者听者来说,主要的区别只是他无须将一本实体书捧在手里。未经缩减的长篇有声小说包含书中的一切细节。亚马逊Kindle程序甚至可以将有声书和电子书同步,让这两种格式的拥有者可以自由选择,在哪一种媒介上继续阅读或听书。

有声书的优势
出版社或音频制作公司在制作长篇小说的时候,会特别聘用经验丰富的专业演播人来播讲。有连贯性的电影或剧集则尽量邀请在影视版中出演的演员来播讲,以保持人物的声音一致。好的演播人或演员能营造出一种气氛和张力,赋予人物以声音,使听众对书中的场景身临其境。由此看来,出版社邀请作者亲自朗读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尽管作者最了解他自己写的东西,但糟糕的朗读者会使那种张力消失殆尽。

有声书的一大好处是它的灵活性。在快节奏的日常生活中,人们在短时间内很难进入高质量的阅读,也不容易找到大块的时间来读书。但人们只要有几分钟空闲,就可以随时打开或关闭有声书。在茶歇或是午休的时候,上班路上,在超市排队付款的时候,书迷都可以与他们喜欢的书和作者为伴,放松片刻。

知识类图书可以做成有声书吗?
对听书时段和用户数量的分析显示,所有种类的书真的都可以听。其中包括受欢迎的知识类图书。真的是这样吗?知识类图书是否适合制作成有声书,其实与写作风格有关。从职场到宗教学,听众可以选择的范围非常广泛。深受读者喜爱的通俗知识类的图书,例如健康饮食、园艺、休闲、教育和哲学文献也在其中。这些有声书首先传播事实和知识,其作者也尽量以描述而非论述的方式来书写,它们面向的不仅是专业领域的读者,还有对专业知识感兴趣的普通大众。

如今的有声书App可以回放几秒或几分钟,通过点击可以定位章节,可以重复播放某些段落。这些功能可以更好的支持知识类图书作为音频的呈现。但和休闲类有声书相比,知识类有声书需要读者或听者投入更多时间关注。

是否缩减——完整版本能代替书吗?
关于缩减的版本是否有意义,在长篇小说和通俗文学之间的争论显得尤为激烈。如果略去小说的细节和氛围,读者真的能节省生命的时间吗?制作方对书进行缩减的方式也是迥然不同的。有的作品中省去对话之间的大段环境描写,有的则略去某些功能性的提示语,例如“某某说”这样的字眼。有的出版社则使用改动很大的编辑版,将500页的书缩减成三小时的音频。

未经删减的版本自然是更好的选择。当然,这种版本的时长可能会比阅读时长多好几个小时。但听众也可以时不时地跳过一些不重要的部分。此外,有的播放器可以调节播讲的语速。只要调成1.25倍速,听众就能既节省时间,又不错过任何内容。

高收听量意味着广阔的市场
过去,人们总认为只有那些视力差的人、老人和不识字的孩子才去听有声书。但今天,每五个德国人中,就有一个经常听有声书。高收听量和分布均匀的收听时段说明,已经有很多听众将这种方式完全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了。

有声书代表的灵活的生活和休闲方式成为潮流,有声书市场也获得了持续的增长。



本文原载于:《德国书业周刊》官网www.boersenblat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