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审视多媒体世界的漫画改编
2019-04-02























作者:阿利克斯•雅库保斯基(Alex Jakubowski),德国时事(ARD aktuell)的电视记者,漫画评论家,著有《唐•罗萨:我仍会不寒而栗》(Don Rosa: I still get chills)和《漫画收藏的艺术》(Die Kunst des Comic-Sammelns)。现居法兰克福。

译者:牟芳芳

德国漫画小说有很多取材于其他题材和媒介,包括小说、传记甚至是棋牌游戏。这些改编作品为原始素材增加了新鲜的视角。大众对漫画小说的需求很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日益高涨。

《巴比伦柏林》(Babylon Berlin)是一部在国际范围内获得成功的电视剧。它作为德国史上制作费用最高的电视剧已经销往90多个国家,其中网飞公司(Netflix)购买了在美国的播放权。前两季是在沃尔克•库彻尔(Volker Kutscher)的小说《湿鱼》(Der nasse Fisch)英译本题为《巴比伦柏林》)基础上改编的。因为这部剧集,数百万的观众熟悉了刑警格里安•拉特(Gereon Rath)——他的故事如今作为漫画小说也在吸引着读者的关注。
阿尔内•尤施(Arne Jysch)最先想到将库彻尔的小说改编成漫画小说,他在电视改编权卖出之前很久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研究和改编。最后,他的漫画版《湿鱼》在电视剧集播放六个月前就已经出版,现在扩充后的新版本也已上市。
尤施其实是一位故事版画家(storyboard artist),《湿鱼》是他的第二本漫画小说。尤施在与原著作者商谈过后,对400页的原著小说做了一两个方面的改动:他删掉了几个主要角色,并决定使用第一人称视角(原著为多重视角)。尤施的作品画风非常简洁,在两百页的漫画篇幅内只讲那些能够且必须要讲出来的内容。
尤施用一系列精致美妙的黑白漫画讲述主人公正在调查1929年柏林的一桩案子。漫画以类似经典黑色电影的风格,传达出具有黄金二十年代特征的浓郁氛围。尤施花了三年时间创作这部漫画小说,他研究了那个年代的很多照片,以求尽可能准确地刻画每一个细节。

漫画改编:不仅仅是为文稿添加插画

阿尔内•尤施不是唯一一位利用在其他媒介获得成功的素材进行创作的漫画小说家。这股潮流实际已经存在多年。犯罪惊悚片也绝不是唯一得到改编的素材。此外还有儿童文学、文学经典和电视剧集。连游戏和有声书现在也常常因为被改编为漫画小说而获得新生。
漫画小说改编其他题材和多媒体素材,为它们创造出新的视角,所获得的目标观众群体原先可能并不会去阅读诸如文学经典之类的某些文本。
这表明“漫画”并非总是逗乐的或者是儿童专属的读物——那是德国人对于添加了对话泡泡的故事书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偏见。严肃主题的图画叙事书在图书市场已经出现多年,把它们作为漫画小说进行营销的目的,是为了赢得那些需求可能更加精致复杂的成人读者群体的青睐。

顶尖文学出版商出版计划中的漫画小说

不让人感到意外的是,那些享有盛誉的文学出版商也已经发现了这一题材的好处。漫画小说不再只是著名漫画出版商们的专有领地,在罗沃尔特出版社(Rowohlt)、S•费舍尔出版社(S. Fischer)、奇维出版社(Kiepenheuer&Witsch)等等诸多出版商的出版计划中都有漫画小说的一席之地。比如,苏尔坎普出版社(Suhrkamp)出版过普鲁斯特的名著《追忆逝水年华》的漫画小说改编版。很难想象这种小说怎样改编,但是尼可拉斯•马勒(Nicolas Mahler)成功地做到了。他用一种极为简洁的风格,几笔描画就以独特的喜剧方式抓住了原著的精髓。因此马勒的主人公自己坐在沙发上,等着有什么事发生的场景,就很符合逻辑了——这个有些挖苦意味的逗趣儿梗概括了马勒对于普鲁斯特多卷本史诗的总体看法。他的改编像是一组快照,而不是其他人曾经尝试过的重述或者摘要方式。当然,有些漫画小说的改编确实是专门为孩子们创作的。汉堡画师伊莎贝尔•克雷茨(Isabel Kreitz)选择了另一种经典进行改编。她借用原著插图作者沃尔特•特里尔(Walter Trier)的风格,再现了1931年出版埃里希•卡斯特纳(Erich Kästner)著的童书《小不点和安东》(Pünktchen und Anton)。改编漫画小说的每一页都散发着那个时代的“精神”。不过克雷茨的视觉语言仍旧是当代的——她的作品丝毫没有陈旧老派的感觉。她成功地创作了一部现代版的《小不点和安东》,以亲切的笔触描画了魏玛共和国末期柏林生活的各种细节。
克雷茨在这本书里的风格更有童心,主要人物都有一副友善的面孔就充分的表明了这一点。她找到了诠释卡斯特纳主人公的独特方法,并用这种方法以某种不太一样的方式博得读者的同情。

从有声媒介到漫画小说

不过,启发德国画师们进行创作的,不仅仅是文学作品。法兰克福画师克里斯托弗•陶伯(Christopher Tauber)的《问号小侦探?-魔鬼村》(Die Drei ??? – Das Dorf der Teufel)根据一系列图书和广播剧展开了新的想象和创作。《问号小侦探》几十年来一直有一批年轻的狂热粉丝,最近还开发了电脑游戏和手机游戏版本。陶伯的漫画小说 在2018年的埃兰根漫画沙龙(Erlangen Comic Salon)摘得业界闻名的麦克斯与莫里茨大奖(Max and Moritz Prize)。他独特的画风有效地传达出广播剧的精髓。陶伯此前已经发表过多本恐怖类漫画书,因而对这个系列故事中阴森可怖的部分描画得十分生动——不过他也总是会考虑到自己的目标读者群,不让它们看上去太过可怕。
英格•罗姆林(Ingo Römling)也用同样的方式获得了成功。他的《马尔柯姆•马克斯》(Malcolm Max)改编成一个恐怖系列广播剧的故事。罗姆林是《星球大战》国际画师团队的一员,他和文字作者彼得•门宁根(Peter Menningen)一起创作了四部漫画小说,主人公是吸血鬼猎人马尔柯姆•马克斯。故事背景设在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主人公经历多次冒险,并与半吸血鬼同伴克莉丝玛•米斯吉娜(Charisma Myskina)一起侦破了多起谋杀案。这个系列的故事大受欢迎,在波兰和瑞典都有出版。

虚构、奇幻、传记体

菲力克斯•莫提凯特(Felix Mertikat)采取了一条不同的策略。这位游戏设计师开发了一款名为《龙神月读》(Tsukuyumi)的策略游戏,并把它改编成漫画小说。他花了两年时间通过200多位游戏玩家对游戏进行测试,不断改进游戏。然后把月神龙与人类战斗的世界压缩整合进了一本书里。莫提凯特已经因为一部获奖的蒸汽朋克漫画小说《蒸汽皮诺》(Steam Noir)和另外一部漫画小说《雅各布》(Jakob)而小有名气。在《月神》里他还充分利用了自己作为游戏设计师的经历。他的漫画看上去像是动画电影的剧照,人物形象充满想象力,透着一种启示录的感觉。书里大概三分之二的内容是包含在游戏里的,讲述了不同的势力派别为了生存与龙战斗的故事。余下的内容则是莫提凯特专门为漫画小说创作的。这是最初就经过精心策划的跨媒介改编的优秀案例。
此外,还有很多漫画小说是取自传记文学。雷恩哈德•克莱斯特(Reinhard Kleist)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他曾以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和强尼•卡什(Johnny Cash)为主题进行创作,最近又以凯夫(Nick Cave)为主人公创作了一部漫画小说。他自称是凯夫的粉丝,300多页的《饶了我吧》(Mercy on Me)对这位音乐家生平的描绘极富洞察力,让人印象深刻。因此,克莱斯特的作品广泛出现在德国以及国际出版物中。德国的《滚石》杂志甚至把他创作的一副凯夫漫画放在了封面上。2019年他还将出版一部传记漫画:《击倒》(Knock Out),讲述同性恋拳击手埃米尔•格里菲斯(Emile Griffith)的故事。

法国-比利时经典——德国制造

漫画小说的发展不仅限于上述这些方面。德国的画师们甚至还开始从法国-比利时的经典取材创作——这是一种有些不同于其他种类的改编,同时也证明德国画师具有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实力。德国画师菲力克斯•格曼(Felix Görmann,笔名Flix)获得许可,为《斯皮鲁和方大炯历险记》(Spirou et Fantasio)系列漫画创作一期故事——这是该系列漫画诞生80年来首次由德国画师执笔。《斯皮鲁在柏林》(Spirou in Berlin)在德国上下大受好评,成为2018年最畅销最营利的德国漫画书。卡尔森出版社(Carlsen Verlag)为此不得不尽快加印更多增版,2021年这部漫画将在法国出版。
菲力克斯把自己的独特画风与这些深入人心的人物所具有的魅力成功地结合起来。故事发生在处于崩陷边缘摇摇欲坠的民主德国,情节进展节奏很快,在柏林墙倒塌时达到高潮,其间这位阅读广泛的画师还见缝插针地引用了大量其他的漫画作品。
最新消息:阿尔内•尤施已经在忙着改编”格里安•拉特”系列的第二部小说,不过还没有确定续集会何时出版。尤施白天的工作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空余时间——因此漫粉们只能耐心等待《巴比伦柏林》第二季漫画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