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阅读基金会推动全民阅读30年
2018-05-02




















受访人:约克•马斯(Joerg F. Maas, 德国阅读基金会 CEO)
□采访人:渠竞帆(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记者)


□今年是德国阅读基金会成立30周年。您如何评价基金会这30年来的发展?基金会至今保持健康发展的原因是什么?

■德国的政治决策者及所有德国公民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一个事实,即没有阅读能力的提升,教育、职业发展与经济增长就无从谈起,阅读基金会的业务也就很难连续多年保持发展壮大。

研究表明,用于学前教育的每个欧元都会产生15倍的回报。整个社会开始认识到,教育不只是国家的一种责任,也是家庭的一种责任。我们现在比以往更关注在孩子一出生时就给他们大声朗读,以及家庭培养一种阅读氛围。我们总是在寻找让人阅读的新方式,也鼓励所有的父母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发挥各自的作用。大声朗读和共读是非常简单却又会对大脑发育带来巨大益处的方式。


□基金会的日常工作是怎样的?当决定开展一项阅读活动时要经过哪些审核程序?

■首先我们要尽可能多地了解每个家庭和年轻人的阅读习惯、兴趣和日常生活。这可以通过我们机构下属的阅读研究的部门、童书和媒体界的专家团队以及我们的两个负责家庭幼童和校内外青少年的部门来实现。我们同时也是一个开展活动的机构。我们的活动不仅要帮助它们直接抵达读者,也要对公众舆论和个人行为产生影响。这些活动必须有持续性、规模性以及有最大的营销效果,即让全德国的人都知道活动,而且与每个家庭都有联系。


□从创立开始,阅读基金会就得到了政府的强大支持,德国国家元首提供资金支持,此外政府还提供了哪些支持?目前基金会会员由55家德国大公司组成,是如何扩大会员规模的?

■政府资金支持对我们的一些持续时间最长的全国性项目非常重要,尤其是“图书起步走”(Bookstart)的改版项目“开始阅读”(Lesestart),和阅读俱乐部项目(Reading Club program)。但是像我所说的,阅读基金会也是一个在儿童早教领域非常有创意的机构。公共机构并不总能了解到所有家庭和年轻人的痛点,或者该如何组织跨领域的活动。与幼儿园和学校密切合作是必要的,但是这还不足以改善每个孩子的生活。因此我们与德国的所有媒体公司和商业机构合作。越来越多的企业领导者都希望履行他们的社会责任,改进未来从业者的技能。加入基金会的联合委员会,不仅可以发挥这两方面功能,也可以与其他企业的领导者建立起联系。当然,基金会从一开始就得到历任德国总统的资金支持,这也是让我们非常自豪的。


□2018年,基金会组织了哪些有影响力而且市场反映好的阅读活动?什么样的活动最受孩子和父母们青睐?

■2018年,我们启动了第一次全国性的宣传活动,引入一个新的口号“一切从阅读出发”(It all starts with reading)。这总结了我们所有努力的共同目标——无论年轻人想实现怎样的人生,阅读技能都将引领他们启航并走得更远。我们最受欢迎的活动是11月的全国“朗读日”(Reading Aloud Day),有数以万计的志愿者、孩子父母和教育工作者都选择一个故事,在公共场合与读者共读。还有4月的“世界阅读日”,超过100万4~5年级的学生都可以在当地书店免费领到一本童书,与老师一起阅读。


□阅读基金会与世界其他的阅读机构是否保持定期的联系?您看到这些阅读活动对孩子们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我们与英国的“阅读起步走”以及欧洲和其他国家的阅读机构保持定期的联系。目前我担任欧洲阅读联盟EURead的主席。这个欧洲阅读推广机构的目的是相互交流信息、经验和想法,共同开发推动整个欧洲范围的阅读新策略。EURead定期举行会议,还面向政治人物、行业和商界人士组织系统性的宣传推广活动。这让我们更加意识到,建立一个辐射德国和全欧洲的阅读推广架构是完全必要的。基于EURead的经验,我们希望启动一个阅读推广的全球项目,很高兴中国的相关机构也参与进来。

孩子家长们收到一个Lesestart大礼包,对大多数父母和从业者有积极的影响。父母告诉我们,他们非常喜欢这个礼品包,经常把里面的图书拿出来与孩子们一起读,鼓励了更多的亲子阅读。更多父母为了参与这个项目到图书馆去。2018年,德国每所小学的入学者都会收到大礼包。从2011年11月开始至今,我们已向德国家长免费发放了近500万份大礼包。这个项目得到了德国联邦教育与科技部的资金支持,由基金会负责运营。


□您在基金会工作了多少年?其间是否有感到挫败感、成就感以及幸福感的时候?您曾谈到要让阅读变得性感和酷,怎么实现呢?

■我从2011年以来担任基金会的CEO,我很喜欢我们开展的这些项目和活动,每个活动都吸引合作的伙伴和志愿者参与进来,为孩子们朗读图书。他们很认真地遵循我们的每一条细节要求,与孩子们一起从故事中享受快乐。朗读是让孩子对阅读有热情的最好方法。有时候需要花时间说服合作伙伴对新创意进行投资。能够最终把创意付诸实施的感觉非常棒!

我想让阅读推广活动更有吸引力更酷的一个办法是,与目标群体喜爱的有知名度的人物合作。有150多位名人和重要人物在各个层面支持我们的工作。也就是说,看到我们在慢慢地把德国人变成更爱读书的读者,这种感觉是很棒的。


□基金会与出版社有什么样的合作?

■德国大多数重要的童书出版社都是我们理事会会员。每年还有更多的出版社希望加入。最近他们还帮助我们创立了一个新的线上服务,提供免费的儿童故事供大声朗读。另一个成功的合作是与德国期刊出版商协会。每年有一个月,几十万名5~12年级学生都可获得免费杂志,从一般性新闻到有特殊兴趣的主题。我们还与其他媒体紧密合作,如欧洲最大的私有电视网RTL等。


□未来基金会的发展重点是什么?

■全球各地的人阅读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只是数字化在改变着我们做事的方式。有些人不用手拿一本书也可以成为爱读书的人。因此孩子们仍需要学习阅读,但是这需要有一套新的个体和社会技能,这常常被看作媒体能力。另一方面是以顾客为导向。越来越多的父母都从基金会直接寻求阅读建议,因此我们有很多机会在孩子们进入幼教机构前就发挥作用。但是需要采取一种与教育工作者和其他专业推广人士完全不同的方式。这非常符合所有父母,尤其是阅读障碍人士的想法。阅读障碍人士也是我们的核心目标群。从长远看,我们希望让德国所有的孩子、家庭和成人都能够阅读、享受阅读,而且提升阅读能力。


□您能否为中国的阅读推广活动提一些建议?

■走出去,多做宣传推广。从全国层面,建立一个来自社会方方面面的合作伙伴的广域网。从全球看,要与其他国家的阅读推广机构相互交流想法。联合起来,我们就能够消除文盲。最有效和最持久的方式是加强儿童早期阅读推广,我们很高兴与中国方面一起加入这个全球性行动。

本文原载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18年4月20日)34版